當前位置: 法幫網 > 法治新聞 > 今日話題 >

                                探秘北京互聯網法院 這座法院,在虛擬空間真實運行

                                2018年09月14日10:46        法幫網      免費法律咨詢     我要評論

                                探秘北京互聯網法院 這座法院,在虛擬空間真實運行

                                img

                                2018年9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李少平(左)和北京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張延昆(右)為北京互聯網法院揭牌。(桂天舒/圖)

                                (本文首發于2018年9月13日《南方周末》)

                                網上案件網上審理,當事人只需要刷臉就可以進入網絡庭審。創新互聯網案件審判規則、促進互聯網治理法治化,是改革的更高目標。

                                杭州互聯網法院處理的案件,網購糾紛約占七成。而北京2017年的網購糾紛案件數量,在應由互聯網法院審理的案件中占比不到10%。

                                司法解釋中未使用“網絡實名認證”的表述,最高法司改辦:“并不排斥實踐中適用能夠科學確認身份真實性的網絡實名認證方式。”

                                法官席對面,是占據一整面墻的大屏幕;原告、被告“足不出戶”,但他們的身影以1∶1的比例顯示在大屏幕上;語音識別系統實時進行庭審記錄……

                                img

                                在互聯網法院,法官和當事雙方對著屏幕就可以開庭,屏幕上的人像與真人大小相同,圖為演示畫面。(桂天舒/圖)

                                這一幕,將出現在北京互聯網法院的網絡法庭中。

                                2018年9月9日,北京互聯網法院掛牌成立。該院以“網上案件網上審理”為原則,當事人不需要到法院,就可以實現起訴、調解、立案、送達、庭審、宣判、執行等全部或部分訴訟環節的網絡化辦理。

                                電子訴訟平臺已正式對社會公眾開放。截至10日18時,平臺共接到網上立案申請207件。“抖音短視頻”訴“伙拍小視頻”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案,將成為北京互聯網法院受理的第一案。

                                “案件多,制定規則的資源就多”

                                第一次背著書包走進豐臺區汽車博物館東路2號院3號樓,時任豐臺區人民法院院長張雯環顧四周,連一張辦公桌都沒有。

                                短短幾個月后,北京互聯網法院在這里掛牌成立。此前的2018年8月,張雯被任命為北京互聯網法院首任院長。

                                直到掛牌,11層的北京互聯網法院大樓,只有1、2、6三層樓布置完畢。一切都是新的。大樓外墻懸掛國徽那天,張雯一邊看著國徽高高掛起,一邊對8月剛接到調入通知的法官劉書涵說:“人生難得見證并參與到一家法院的成立工作中,書涵,值得拼一次吧?”

                                北京互聯網法院有50名員額法官編制,目前已任命44名。法官平均年齡40歲,碩士研究生以上占75.7%,平均審判工作年限超過10年。用院長張雯的話說,“這是最好用的階段的法官。”

                                這些法官是從北京全市范圍內挑選出的,“跟著案子找人”——根據互聯網法院受理的11類案件的分布,比如涉互聯網著作權案件在海淀、朝陽、豐臺各有多少件,做一個總數估計;然后看誰在辦這些案子,把案子抽出來的同時,在這些法官自愿的情況下把他們抽過來。

                                50個員額法官編制,有賴于北京鐵路運輸法院的基礎。不同于杭州在鐵路運輸法院的基礎上加掛互聯網法院的牌子,北京采取“撤一設一”的方式,撤銷北京鐵路運輸法院,另行設立北京互聯網法院。

                                “撤銷一個北京鐵路運輸法院,用它的編制來重新架構北京互聯網法院,這在全國法院建設史上都很少見。”張雯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北京互聯網法院的設立得到了方方面面的重視和政策傾斜。

                                2018年8月16日,北京互聯網法院領導班子宣誓就職。“那次北京市人大常委會是專門加開的,只有一個議題,就是互聯網法院人事任命。……這些細節,說明上級領導對我們的支持是不遺余力,決心非常大。”張雯說。

                                2017年8月18日,杭州互聯網法院掛牌成立。2018年7月6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審議通過《關于增設北京互聯網法院、廣州互聯網法院的方案》。

                                之所以在上述地區率先設立互聯網法院,是因為它們具備“互聯網產業發達、涉網案件較多、技術條件具備、人才儲備充分”等特點。

                                涉互聯網案件,由普通法院審和專門法院審,能有多大區別?張雯認為,改革的目的,就是要將特定的互聯網案件從傳統案件中剝離出來,同時通過新技術平臺的支撐,實現“網上案件網上審理”。

                                “我們的案件來源是網上,審判方式是網上,當然極大地便捷了當事人。同時法官對于網絡的運用和技術的創新也會更熟悉,因為他從此專攻(互聯網案件),將來對相關法律規則的創定、互聯網應該秉持怎樣的秩序方面(會有發言權)。”張雯說。

                                此前的2018年全國“兩會”期間,北京市委書記蔡奇提出,“北京在設立互聯網法院工作上應更進一步”。

                                “全力以赴,更進一步,以最高標準、最嚴要求、最好效果建設北京互聯網法院”的標語,如今就貼在法院6樓會議室的墻上。

                                在這間會議室里,張雯感嘆,“北京的互聯網案件優勢是得天獨厚的”,“整個互聯網企業有70%都在北京。互聯網企業多,所以發生問題的情形就多,用我們的話來說就是‘案件多’”。

                                “案件多、案件好,那案件中可以拿出(來)制定規則的資源就多,”張雯說,“如果北京互聯網法院變成了一個(只是)用互聯網方式來審理案件的法院,那(改革)就叫失敗。我們一定要對互聯網領域治理的法治化、互聯網領域的規則制定有所貢獻,不能拿著金飯碗討食吃。”

                                刷臉進法院,24小時不打烊

                                掛牌當日,南方周末記者實地探訪北京互聯網法院。一個身高約1.5米、身著白色法袍的機器人“互寶”在門口迎接。它不僅能指引當事人立案,還可以回答各種法律問題。

                                副院長姜穎介紹,不同于傳統法院注重莊嚴肅穆,北京互聯網法院的整體設計風格具有“未來感和科技感”。

                                “其實當事人打官司就通過電子訴訟平臺,本人完全可以不用到(互聯網)法院來。所以我們這個地方也有科普的功能,讓大家來了能體驗一下全新的訴訟模式。”姜穎說。電子訴訟平臺是北京互聯網法院網上辦案、網上辦公的平臺,24小時不打烊。

                                img

                                掛牌當日,一位法官在介紹在線審判的運行流程和規則。在互聯網法院打官司,當事人無需親自到法院。(桂天舒/圖)

                                在進入互聯網法院前,當事人需要在電子訴訟平臺進行注冊,通過人臉識別系統進行實名認證,以確保訴訟參與人員身份真實。北京互聯網法院身份驗證系統與公安部對接,驗證時,系統自動調取當事人身份信息進行核對,避免提交虛假訴訟或冒名頂替的風險。注冊后當事人只需要刷臉就可以進入互聯網法院或參加網絡庭審,通過該賬號當事人可以查閱自己所有案件的進展和處理結果。京籍律師的身份信息目前已全部錄入系統,刷律師證即可進入法院。

                                互聯網法院一層是訴訟服務大廳,提供自主立案等訴訟服務。當事人可以在訴狀自動生成機上選擇案由并輸入案情,由系統自動生成訴狀。大廳里的電腦還裝有訴訟風險智能評估系統,該系統可以通過類似案件司法大數據分析、法律知識圖譜等手段,將當事人案情和對應的風險綜合整理為一份報告,為當事人的訴訟風險進行打分評估。

                                一樓還設有在線訴訟體驗區,天花板漆成天藍色,包括立案體驗區、多元調解體驗區、審判體驗區、網絡法庭、執行體驗區、科技體驗區及電子留言區等七大體驗板塊,涵蓋了從立案到執行全流程在線訴訟模式,其中的網絡調解室和網絡法庭具有實際使用功能。

                                在網絡調解室,當事人可以與調解員進行音視頻連線,接受遠程調解糾紛。在網絡法庭,雙方當事人無需到場,可以直接通過視頻連線出庭,法官可以通過網絡法庭的屏幕看到雙方當事人,并進行在線審理。庭審過程中,語音識別系統實時形成的筆錄同步在屏幕上推送,當事人通過手機簽字確認,之后形成電子卷宗。當事人還可以隨時在線上點播庭審視頻,閱讀瀏覽卷宗材料,訴訟流程更公開透明。

                                網絡法庭和網絡調解室均采用電子調光玻璃。當法庭和調解室用于庭審或調解時,法官或調解員可以通過遙控器調整玻璃狀態,使之呈霧化狀態,避免其工作受外界干擾,同時保護當事人的隱私。當法庭和調解室閑置時,玻璃可被調至透明狀態,方便公眾了解和體驗。

                                img

                                網絡調解室采用電子調光玻璃,使用時可以調到霧化狀態,避免法官的工作被干擾,也保護當事人的隱私。(桂天舒/圖)

                                根據當事人申請或者案件審理需要,互聯網法院也可以在線下完成部分訴訟環節。“因實踐中可能存在確需現場查明身份、核對原件、查驗實物等情形。”最高法司改辦撰文介紹,這么規定是為了更好地保護當事人及其他訴訟參與人合法權益,但即便部分環節在線下完成,其余訴訟環節仍應當在線進行。

                                行政案件“非常有挑戰性”

                                2018年9月7日,《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互聯網法院審理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出臺,明確了11類案件一審由互聯網法院受理。

                                北京互聯網法院集中管轄北京市轄區內應當由基層人民法院受理的特定類型互聯網案件,主要包括:互聯網購物、服務合同糾紛;互聯網金融借款、小額借款合同糾紛、互聯網著作權權屬和侵權糾紛;互聯網域名糾紛;互聯網侵權責任糾紛;互聯網購物產品責任糾紛;檢察機關提起的涉互聯網公益訴訟案件;因對互聯網進行行政管理引發的行政糾紛;上級人民法院指定管轄的其他互聯網民事、行政案件。

                                當事人對北京互聯網法院作出的判決、裁定提起上訴的案件,由北京市第四中級人民法院審理;但互聯網著作權權屬糾紛和侵權糾紛、互聯網域名糾紛的上訴案件,由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審理。

                                11類案件中,不包括涉互聯網刑事案件。張雯認為,這體現了頂層設計對司法規律的尊重,“我們要先把比較成熟的一批案子撿起來。互聯網法院處在初建階段,要集中優勢,先解決互聯網領域大量的民商事案件和知識產權案件,這樣更符合群眾需要,刑事案件可以下一步再看。”

                                在杭州互聯網法院設立之初,時任中國政法大學副校長于志剛曾表示,“刑事案件因涉及偵查機關和檢察機關,目前還不宜推行。”

                                北京互聯網法院副院長李經緯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北京互聯網法院籌備組曾7次前往杭州學習經驗。首次去時,以百件計的人均審理案件數目、二十多分鐘的平均審結時間令他印象深刻。

                                最高法發布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8月底,杭州互聯網法院成立一年來,共受理互聯網案件12103件,審結10646件;線上庭審平均用時28分鐘,平均審理期限41天,比傳統審理模式分別節約時間3/5、1/2;一審服判息訴率98.59%。

                                而在案件數量、類型等方面,北京與杭州兩地可能存在較大差異。

                                2017年,僅北京市法院受理的互聯網購物、服務合同等9類互聯網案件就有45382件,2018年1月至8月審理以上案由案件37631件,同比上升24.4%。

                                李經緯介紹,杭州互聯網法院處理的案件中,網絡購物糾紛占到約七成。而北京2017年的網絡購物糾紛案件數量,在應由互聯網法院審理的11類案件中占比不到10%,互聯網侵權責任糾紛、互聯網金融糾紛案件數量相對更多。

                                因對互聯網進行行政管理引發的行政糾紛,在杭州互聯網法院成立一年間收案較少。有法院系統人士向南方周末記者分析,北京因監管機構集中,面臨的互聯網行政案件將“非常有挑戰性”,“(數量)可能會更多,爭議可能會更大”。

                                只知道對方的支付寶賬戶,怎么告

                                “我在網上轉錯了一筆錢到對方支付寶賬戶,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我就不能告他,那我怎么把這筆錢要回來?”北京互聯網法院一位法官向南方周末記者表示,既然設立互聯網法院是“想往前走”,就應該在審判模式上有更多創新和突破。

                                “傳統的法律規定必須有明確的被告,你才能立案登記。我是覺得,你只要能提供對方的支付寶賬號,我法院可以用我的手段去調查,如果查清確實有這樣一筆交易,我就立案,查不清可以不予受理。”上述法官說。

                                “但這還只是我們的想法。”這位法官表示,他在北京高院立案庭的法官來查看電子訴訟平臺建設情況時,曾提出當事人線上申請立案,有些項目如被告的性別、年齡等是否可以不填,“高院的意思是,按照傳統的立案標準,那些是必填的。然后(被告)必須是真實姓名,不能用昵稱。”

                                按照傳統立案標準,還必須填被告的地址。上述法官提出,既然是網絡世界的糾紛,應該可以允許填網絡地址,比如郵箱地址、QQ號、支付寶賬號等,“高院說,那你們先打個報告,我們研究一下。”

                                “與傳統審判模式相比,線上審理需要創新審判機制,再造訴訟流程,需要在規則上有所突破。”據《人民法院報》報道,北京高院研究室副主任劉書星稱,從北京互聯網法院籌備開始,“創新審理規則”就成為每周例會的討論焦點:互聯網案件審理是否可以對電子送達進行突破?電子證據的認定是否應該有更詳細的規定?在線審理的身份認證怎樣才能避免造假?……

                                上述報道稱,杭州互聯網法院作為互聯網司法規則制定的“試驗田”,為司法解釋的出臺提供了豐富的實踐。

                                在北京互聯網法院掛牌前兩天出臺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互聯網法院審理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對線上審理如何進行身份認證、電子送達、證據交換等核心內容進行了規定。

                                電子送達方面,司法解釋規定,互聯網法院向受送達人主動提供或者確認的電子地址進行送達的,送達信息到達受送達人特定系統時,即為送達。

                                證據交換方面,司法解釋規定,互聯網法院組織在線證據交換的,當事人應當將在線電子數據上傳、導入訴訟平臺,或者將線下證據通過掃描、翻拍、轉錄等方式進行電子化處理后上傳至訴訟平臺進行舉證,也可以運用已經導入訴訟平臺的電子數據證明自己的主張。

                                如果當事人對電子數據真實性提出異議,互聯網法院應當結合質證情況,審查判斷電子數據生成、收集、存儲、傳輸過程的真實性。具體而言,須著重審查電子數據生成、收集、存儲、傳輸所依賴的計算機系統等硬件、軟件環境是否安全、可靠,電子數據的內容是否存在增加、刪除、修改及不完整等情形,電子數據是否可以通過特定形式得到驗證等六方面內容。

                                司法解釋首次明確,當事人提交的電子數據,通過電子簽名、可信時間戳、哈希值校驗、區塊鏈等證據收集、固定和防篡改的技術手段或者通過電子取證存證平臺認證,能夠證明其真實性的,互聯網法院應當確認。

                                身份認證方面,在司法解釋征求意見的過程中,有學者提出,可以通過手機號碼、淘寶賬號、微博實名等網絡實名認證方式進行身份認證。

                                不過,考慮到目前網絡實名認證的主體、方式和標準并不統一,無法確保行為人主體身份的真實性和唯一性,司法解釋中未使用“網絡實名認證”的表述,“但并不排斥實踐中適用能夠科學確認身份真實性的網絡實名認證方式。”最高法司改辦撰文表示。

                                (文章來源:南方周末 )

                                法幫網公眾號

                                  相關閱讀:

                                  最高人民法院 關于互聯網法院審理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

                                  法釋〔2018〕16號 最高人民法院 關于互聯網法院審理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 (2018年9月3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747次 會議通過,自2018年9月7日起施行) 為規范互聯網法院訴訟活動,保護當事人及其他訴訟參與人合法權益,確保公正高效審理案件,根據《中華……[更多]

                                  最高法出臺互聯網法院審理案件規定 全程在線電子送達

                                  最高法出臺互聯網法院審理案件規定 全程在線電子送達 6日,最高人民法院印發《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互聯網法院審理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以下簡稱《規定》),自9月7日起施行。 繼去年8月在浙江省杭州市設立全球首家互聯網法院后,我國將在北京市、廣東省廣州市……[更多]

                                  杭州互聯網法院訴訟平臺審理規程

                                  杭州互聯網法院訴訟平臺審理規程 一、總則 第一條 為了規范網上審理程序,利用互聯網技術解決涉網糾紛,方便當事人訴訟,提高辦案效率,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等相關規定,結合網上審判特點及本院審判工作實際,制定本規程。 第二條 杭州互聯網法……[更多]

                                  讓互聯網法院降低涉網維權成本

                                  讓互聯網法院降低涉網維權成本 6月26日上午,中央深改組第三十六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設立杭州互聯網法院的方案》。互聯網法院作為一個關鍵詞迅速為各界所關注,會議公報顯示,設立杭州互聯網法院,主要目的是讓司法主動適應互聯網發展大趨勢,互聯網法院的設立……[更多]

                                相關閱讀:
                                相關搜索:
                                新聞首頁頭條推薦: 71歲顧問詐騙資金高達100億!
                                網友評論 進入詳細評論頁>>
                                用戶名:密碼: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我要提問:


                                推薦律師
                                新聞排行榜
                                立法律界評論時訊
                                視頻推薦
                                視覺焦點
                                每日推薦
                                關于法幫網 | 服務條款 | 聯系我們 | 網站聲明 | 網站導航 | 找律師
                                Copyright© 2002-2015 www.ajeg.tw 法幫網 版權所有 | 京ICP備11019063號 |
                                北京網絡警
                                察報警平臺
                                不良信息
                                舉報中心
                                中國文明網
                                傳播文明
                                經營性網站
                                備案信息
                                怎么看11选5现场直播